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记我家的三代教师人

  今年恰逢祖国母亲70岁生日,我从一名工程师转型,光荣地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我兴高采烈地跟父亲说:“爸,我当老师了”。父亲逗趣地说:“你这接力棒接得太及时了,你大伯一退休,你这班就接上了!家里的‘教鞭’没有丢。”

  大伯是小学高级教师,40多年的为人师表和为祖国花朵的辛勤操持,终于要离开三尺讲台,完全回归田园,回归家庭了。

  大伯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在方圆几个村里,小孩子们畏他,大人们敬他。我小时候总不明白,他这么严肃的人,为什么走到哪里,都有那么多的大人热情地跟他打招呼问好。我长大后才明白,一个老师让人尊敬,不只是因为他是一名老师,而是因为他是一名知识渊博、道德情操高尚、热爱和忠诚于教育事业的老师。

  大伯写得一手好字。一到过年,家里就堆满了各种颜色的彩纸,他也要开始他的公益活动了——为每一位到访者写春联(乡村习俗,若三年内家里有人去世,红色的春联就要用其他色彩的纸代替,所以会有各种颜色的纸)。谁家红白喜事也总爱叫上他,让他帮忙记账写单。他也总是乐此不疲。

  大伯与那些年代的大部分乡村教师一样,都具有双重身份——田园里的

  于是找人做了一面锦旗送过来,表达赵家的感谢,我接过锦旗一看:衷心感谢潜心的教育者——小先生。我点点头,这样朴实无华的锦旗还是第一次看到,但它却是小先生的真实写照,小先生凭着对事业的一份热情,一份执着,关爱学生,潜心育人,一路付出,一路收获。

  冬藏·深情的爱国者

  又到了小先生回港的日子,我去帮小先生拿行李并送他去高铁站,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人在朗诵。“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If I were a bird……Then I would die,And even my feathers would rot in the soil.Why are my eyes always brimming with tears?Because I love this land so deeply……”我一直静静地站在门口,倾听屋内苍老嘶哑的老者动情的朗诵,艾青的《我爱这土地》对于我这个语文老师来说太熟悉了,但从没听过如此深情动人且中英文版的朗诵。待屋内朗诵结束后,我含着眼泪敲门而入,不由自主地鼓起掌来。“献丑了,这是我回港后要在一所小学义演的朗诵,我要做好充分的准备,给孩子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让孩子们从小热爱祖国,拥护一个中国,树立远大理想,努力实现中国梦。我有三个梦想,一要把我的茶楼做强做大,让世界品尝到香港和内地融合的美食;二是香港和内地的孩子们健康成长,怀有家国情怀,成为新时代强国的接班人;三是香港发展,国家强大,走向世界。”小先生如是说。我不禁为这样一位香港同胞根植心底对祖国的热爱和深情而动容。在高铁站,小先生已进入进站口,他突然跑回来对我说:“如果元旦学校有文艺汇演,记得帮我报名参加这个节目。”我狠狠地点点头,然后凝望着小先生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的背影,突然间,一阵北风吹过,我的眼睛有些睁不开,但在朦胧中依然清晰地看到小先生的背影在茫茫人海中是那样高大无比,他的步伐是那样沉稳坚定,成为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永恒印象。原来,小先生其实是个有着大梦想的“大先生”,在树木凋零的冬季,给了我坚定有力的力量大步前行。

  小先生多年来往返于香港内地两地,他对祖国的眷恋,对爱国守法的执着,反映的是千千万万香港同胞共同的心声;他对中华烹饪的痴心,对教师职业的潜心,反映的是千千万万中国教师的真实写照;他名为小先生,却有大国梦,反映的是他崇高的爱国主义情怀。“生如夏花,三十年故乡情歌唱到老,逝如秋叶,一万年赤子心落叶归根。”我被小先生感动流泪,下次接站的时候,我想张开最温暖的怀抱迎接他,并为他吟唱一曲:你是一棵伟岸的树,落叶归根,忘记自己,撒下阴凉,如花落春山,雨入江河。

责任编辑:何丽华

Baidu
sogou